鐵鐵嫁我切鐵大法@邪狐

人生咸魚
文筆爛沒動力
撒糖撒不了
我的世界只有動漫
然而沒有人愛我
ooc人類

上完色我後悔了QQ
30年專業毀轟總

【占個tag】关於最近腦洞大開亂七八糟的思想整理一下

  【我最近太愛大三角了。】我抬頭看着天花板發呆,整個人彷如失去了生命,硬生生的坐在椅子上。

  過了幾十分鐘後,我站了起來往房間門口移動。左邊的書櫃上排着各種各樣的小說,只是有點亂而已…暑期作業莫名奇妙的從書櫃上掉了下來。我看着地上的作業,想着。糟糕我還沒做作業…(你夠了

~~~~~~~~~~~~~~~~~~~~~~

咳咳回正題。最近喜上了B班的鐵鐵鐵鐵(不)了。cp糧少得可憐,傷心。以下是最近想出的大三角。

上>切<鐵:一個直球boy和輕浮笨蛋的戰爭。

爆>切<鐵:兩個兇猛如殺人犯的可怕高中生的戰爭。

感覺下面的比較有趣呢~(一點都不
所以你看見了一大堆廢話跟往遠方吶喊的我想寫cp文的事實。
我的文筆如垃圾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看嘩…

我相信很多人發現這cp分佈了but……
我還是要打一下。(你去死
切上切爆轟爆
百耳被麗日分開。what?!
百茶或是耳茶可不可以呢…
然後同層的有上耳跟尾葉……還有轟百,勝茶……好多cp

【轟出勝】天降vs竹馬

※我愛修羅場

※ooc有

※第一次寫修羅場不要打我

~~~~~~~~~~~~~~~~~~~~~~

1.

這大概是幾天前的事。當時綠谷進教室的時候面紅得很,整個人看上去暈暈陀陀的。「小久你沒事吧?」綠谷看去聲音來源的方向,呀…是麗日嗎?「我沒事……真……」話語未落,綠谷四肢無力,走路還站不隱,走了幾步最終抵禦不了病菌,整個人倒下了。

坐在離綠谷不遠處的爆豪和轟看準時機衝了過去,轟衝過去的同時用個性建立起一面冰牆,再來個華麗轉身抱住綠谷。「大丈夫?」

麗日視角:王子sama!!!

呀…你問爆豪怎麼了?“碰”的一聲正中冰牆,碰巧被上鳴看見了。「幹!你媽的綠谷你為碼要感冒!?」後來上鳴笑了一個世紀之久。

2.

雄英高校這種超牛逼的學校也是有學園祭這種活動的。

1A班決定在當天開設餐廳這種超正常的東西也是可以嚇死人的,嗯…因為太不符合他們的風格。侍應服裝方面大家一致決定男生穿西裝,女生穿女僕裝加貓耳,到目前為止都超正常。

咳咳…回正題,男生本是要穿女僕裝的,不想穿女僕裝的男生跟女生開了個小條件。「讓綠谷穿女僕裝吧!拜託放過我們!」沒想到居然答應了,到了試服當天,綠谷換好衣服回來被自家同學拍了幾十張照片。

「喂陰陽面,今晚把你剛拍的照片發過來。」

「哦…那你也發你剛拍的照片過來。」

「蛤?!你TMD命令老子做事?!還有為啥要我把照片發給你!?」

「等價交換。」

爆豪無言而對,轟獲勝(不。

3.

自從綠谷中了敵人的個性後,綠谷由他變她了,嗯…正確來說是變女生了。

某天轟約綠谷放學後在校門前的櫻花樹等,綠谷不好意思拒絕最後答應了。前提是爆豪也約了他…呀不…是她呀!綠谷用盡千言萬言來安慰自己“沒事的。咔醬應該……唉…”想到這綠谷覺得,“我還是會被炸吧…”。

綠谷面對事實吧…

放學後綠谷走去約定地點。轟和爆豪看到快速走過來的綠谷便衝了上去,兩個高中生不知道在比賽什麼的,只覺得……好可怕……「綠谷我問你這……綠谷我……陰陽面你……」綠谷看着兩人你推我撞,不斷說話,只是不知道在說什麼而已。最後兩人狼狼地瞪了對方一眼然後看向綠谷異口同聲說道。

「綠谷/廢久我喜歡你請跟我結婚/做我女友。」

綠谷後來被送到護理室了。

【轟爆】國王遊戲

※私設有???????

※繼續87,小學生文筆

※接受了的請看下去

~~~~~~~~~~~~~~~~~~~~~~

爆豪勝己討厭玩遊戲。

小時候只是玩猜拳也有99.9%的機率會輸,你應該不會想像到這個動不動就BOOM的學霸,居然會有不擅長的東西。

6月15日  17:00  1-A課室內

「一!二!Let's play!」

「國王遊戲!」眾人在切島的預備聲下一起喊出“國王遊戲”這幾個字。

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之餘,飯田提問:「哪個…你們事先……」

「沒問題!已經問過老師了!」比卡超興奮的說道。

「況且我們舉行這遊戲是為了讓大家放輕鬆一下吧…平日大家上課或是訓練已經夠辛苦了。」

「對對……」旁邊的比卡超連忙點頭表示讚同。

「有人不清楚規則嗎?沒人不清楚我們就直接開始可以嗎?」

「等一下!為啥老子也要玩!」坐在綠谷旁邊的爆豪毫不留情地破口大罵,面上掛着“老子不爽”的表情。

「難道爆豪也有不擅長的東西嗎?」切島反問。

「我才沒有!」

「那你就乖乖給我玩」切島曰。……爆豪無力反擊。

接着女生們拿出了一窩不斷冒泡的紫色液體。

你猜對了,這是作為違規者的懲罰的東西。眾人感到有點不妙。而這種感覺正隨着遊戲的進度不斷增加。

「國王是我!」比卡超興奮的跳上桌子,好像一早就想好命令,伸手一指。

「5號!給我穿上女僕裝!」

而坐在百旁邊的轟總sama仍然面不改色的喝着自己的綠茶,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轟你沒事吧?我怎麼感覺你有點……」

「不我沒事。」轟在綠谷說完之前搶先回答了一句。全場靜默。作為遊戲發起者的比卡超和切島,確定在沒發少紙條的情況下,「再沒有人承認的話我就要檢查所有人的紙條了。」

「5……4……3……」

「……」在切島的倒數聲中轟站了起來,狠狠地把紙條扔在桌上。眾人以一副見了鬼的眼神看着轟。

而比卡超則是默默的拿出那件英式女僕裝給了轟。嗯…英式的。

全場沉默不語,但很快被眾人的拍桌聲和笑聲沖洗得一乾二淨。

轟仍然面無表情的走向廁所,但身上瀰漫的黑氣正告訴眾人自己目前身心不爽。

5分鍾後……

「轟看這邊。」女生紛紛拿起手機不斷拍照,轟身上的黑氣越來越重。

轟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用手肘撐着桌面,手指交叉,靜靜的看着比卡超。嚇得比卡超打了一個寒顫。

辛苦了轟總……

不,轟女僕sama。

接着下一回合開始。

「國王是我。」轟毫不掩飾自己的怒氣,繼續盯着比卡超,眼神死寂。

「5號和3號pocky play。」

「呀…我是3號。」綠谷把紙條攤開給大家看,與此同時,正在喝果汁的爆豪把口中的果汁一口氣噴出來,然後凶狠的盯了綠谷一眼,搶過綠谷手中的紙條扔在空中,燒了。

儘管爆豪把紙條燒了,還是要進行命令。眾人都自帶上了“YOOOOOOOO”的音效。

爆豪拿起一支pocky,咬着其中一邊,不耐煩的看着綠谷,再加上一個“再不快點就殺了你”的眼神,手心還“bili bala”的響。

綠谷你再不快點爆豪就要把學校給炸了。

綠谷連忙的咬上另一邊。此時眾人的關注點還在“到底誰先咬斷”和“最後會不會kiss”的正常問題上。但爆豪接下來的舉動把所有人都嚇呆了。

他在綠谷咬上pocky的時候,迅速地把pocky咬斷了。

「這樣行嗎?」「應該可以吧…」比卡超和切島對視,正在討論這個問題。

呆了個大半天後,才繼續遊戲。

「國王是我。」八百萬把那張上面畫了皇冠的紙條給大家看。然後再和旁邊的女生小聲的說了幾句後,再下達命令。

“有點不妙啊啊啊啊啊啊…”

「請2號給7號綁個雙馬尾。」這個命令如同一盆冷水嘩一聲的淋在所有男生身上。

“如果7號是綠谷就太好了,如果7號是綠谷就太好了,如果7號是綠谷就太好了。”

坐在椅子上的綠谷打了個噴嚏。

「我是2號。」麗日把紙條給了八百萬。「哪…7號是誰呀?」麗日問。

全場無人應聲。

基於上次轟女僕sama的事件後,比卡超直接把所有人的紙條拿來看。

「7號是切島!」比卡超把切島拉了出來,讓麗日幫切島綁了個雙馬尾。眾人拿起手機不斷拍照,另一方面,男生則是嘻嘻哈哈的大笑。

飯田看了看手錶,錶面顯示“19:02”。再看看另一邊胡鬧的人。

「時間不早了,要回去了不然家長會擔心吧…」

「嗯…也對,大家收拾好東西就走吧…」

所有人異口同聲“唉~”一聲,不過最後也乖乖的回家去了。

轟則是把衣服換好回到教室,再抓了比卡超去廁所打了一架才氣消。

比卡超再見了,默哀1秒。



19:20  p.m.   校門

「喂!陰陽面!」後方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轟轉頭看了一眼發現原來是爆豪。

轟使用無視技能,繼續往前走。

「喂!」爆豪用個性彈到轟面前。「不要無視我呀!我有話跟你說。」轟斜眼看了一眼爆豪,再繼續往前走。

「喂!」爆豪站在原地大喊。

轟繼續往前走再也沒有回過頭。

「幹。」

~~~~~~~~~~~~~~~~~~~~~~~~~

發現腦洞超大什麼什麼的後面是超展開ww

【轟爆】一個人的捉迷藏 上

※其實上半沒啥轟爆

※文筆爛死了我

※我想哭。大半夜寫什麼的好口怕

~~~~~~~~~~~~~~~~~~~~~~~~~~~

「我說……真的要玩嗎?」切島看着上鳴,面上冒着冷汗。

「當然呀!」上鳴傻呼呼的笑了笑。

先說一下參與的人吧…綠谷,爆豪,轟,切島,上鳴,還有八百萬跟麗日。不用驚訝,雖說百是被麗日拉過來玩的,當然爆豪他們都是被上鳴拉過來的。就算本人有多不願意也好。爆豪作為最容易被拉進來的人,也是各種不爽,上鳴隨便一句“原來爆豪大人也有害怕的東西嗎~”,還特別強調“大人”跟“害怕”這兩個詞語。

如此簡單的事。

呀…差點忘記說這次要玩什麼。

“一個人的捉迷藏”,本是在關西、四國一帶和碟仙一樣有名的降靈儀式,自從2006年被po出來之後,各地就開始有許多實際體驗過的人在網路上分享經驗。和碟仙一樣「請神容易送神難」,網路上也流傳不少實際玩過的人因此精神異常或是自殺的po文,雖然真實性無從考證,但網友也都有再三聲明不建議大家嘗試。

否則*後果自行負責*

上鳴把需要的材料放到桌上,一隻有手腳的玩偶,針,紅線,糯米,要可以塞滿一隻玩偶的份量。剪刀或是利器。呀…還有最重要的東西,一間避難房最好是有神壇的那種。

麗日把玩偶剪開,再拿出裏面的綿花,再把準備好的糯米放進玩偶裏直至塞滿為止,剪自己的指甲一起放進去。米好像是代表內臟。

不要問我為什麼是麗日負責把它剪開,因為……女生手比較巧嘛……

再用紅線把玩偶縫合後,剩下的線不要剪掉,直接纏繞在玩偶身上就好。紅線代表的是玩偶的血管

上鳴走進浴室,打開水喉把浴缸給注滿水。另一方面綠谷準備鹽水,轟則把避難室的所有燈打開。待所有人都準備好後,一直等到凌晨3點。

過了不知道多久,百看向時鐘,上面顯示“3:00”。

儀式開始。

麗日幫玩偶取了個名字,好像叫小依的樣子。麗日拿起介刀,「先從麗日開始當鬼,先從麗日開始當鬼,先從麗日開始當鬼。」再到浴室把小依放進浴缸裏,回到房間把燈全部关掉,打開電視。

數10下後,麗日跑進浴室把介刀刺進小依的體內。「小依我找到你了。」接着再說「該小依當鬼了,該小依當鬼了,該小依當鬼了。」說完再把玩偶放回浴缸裏,然後迅速地跑回避難室裏。

期間,綠谷等人在屋外待命。還時不時聽到屋內傳來奇怪的聲音,人聲和腳步聲。

過了2小時後,麗日嘴裏含着鹽水,手邊還有一瓶鹽水,找到玩偶後,麗日用手邊的那瓶鹽水潑玩偶,然後再把嘴裏的鹽水噴向玩偶。

麗日帶着玩偶走出屋外,把玩偶吹乾後,跑到空地把玩偶燒了。

這個遊戲維持了幾天,直到所有人都玩完。

但你要明白,世界哪有如此幸運的事,怎麼可能每個人都沒事呢對不對。不然我寫這文出來幹啥。

誰料到爆豪作為最輕易被拉進來的人會遇到這些事呢?

爆豪勝己,天生擁有聰明的頭腦和個性,面對敵人可以冷靜對付,對自己人是相反的。

爆豪在遊戲開始的2小時後,帶着鹽水去找玩偶,當時嘴巴是有含着的。但十分無奈,爆豪無論用什麼方法也找不到人偶。

最後所有人都放棄了尋找人偶了。

爆豪最近幾晚都在做惡夢,面上的黑眼圈和眼袋加深了不少。成績莫名奇妙地差了很多,每當老師把測驗卷發回來的時候,爆豪的卷上總是有被蠟筆畫到什麼都看不到的程度。老師也因為這件事抓了爆豪去問了一番,還見了家長。

上鳴在想會不會因為玩了“一個人的捉迷藏”的原因而苦想了個幾天,最後他把百他們約了出來討論一下,爆豪也是有來的。

「咳咳……大家應該都知道我這次約你們出來的原因了吧…」所有人點了點頭示意。「所以爆豪你這幾天有沒有感覺那裏不舒服呀…什麼什麼的。」

「你看我現在的樣子應該知道的吧…老子樣子是給人看的。」爆豪不像平日動不動就BOOM的炸來炸去,反而比平時還要冷淡。

「爆豪,借我一下你的袋子吧…」上鳴看着爆豪,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爆豪則是有氣無力的睜開一隻眼睛,隨手把自己的袋子扔給上鳴。此時,袋子裏掉出了某樣東西。

有手有腳,一把介刀插在身上。

「喂喂…爆豪。」切島不禁冒了冒冷汗。「這不是上次陪你玩“一個人的捉迷藏”的那個人偶吧…」爆豪聽到切島的話後,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向桌子上的人偶。

「這……這怎麼可能……」爆豪因為眼前出現的人偶,露出了難以置信的樣子。「不要再呆着了,快把人偶拿去燒了吧…」現場最冷靜的轟看着自己面前嚇壞了的人,再呆了一會後,他們迅速的給了帳跑去超市買了個打火機,再跑去空地把人偶給燒了。

之後一切都基本恢復了,爆豪精神變好了,變回那個經常暴走的爆豪勝己,「再說老子說把你炸了!」

10:00 a.m.  1A課室出現了個人偶,在窗外。正看着轟並陰險的笑了笑。

「轟君,在看什麼?」綠谷走了過來,轟隨即指了指窗外,綠谷看過去卻發現什麼都沒有。「我什麼都沒看見呀轟君。」轟再看了看窗外,明明那個人偶就站在那裏,為什麼綠谷看不見。

爆豪注意轟正在入神的看些什麼,然後自己把頭轉過去。一個人偶站在窗外正對着轟陰險的笑,但不到幾秒,那個人偶似乎注意到爆豪正在看着它,把頭轉了過來,而同樣的笑容看着爆豪。

但奇怪的是班上怎麼好像沒人注意到它似的,除了轟以外……

“不爆豪勝己冷靜點,正常來講人偶不可能在空中呀…”爆豪再看了看地面,班上同學的影子落在光滑的地面上。人偶的影子……沒有。

爆豪再抬頭的時候,飄在空中的人偶已經不見了,完全消失了……

怎麼會這樣,等一下這太不科學了吧!之前和我玩“一個人的捉迷藏”的人偶出現在我的袋子裏,明明燒了。但為什麼又有另一個人偶出現在窗外呀!這裏幾樓呀!拜託!不要這樣耍我好嗎?!

~~~~~~~~~~~~~~~~~~~~~~~~~~~~~~~~

我終於有寫了一半了,大半晚寫好口怕QAQ
我今晚大概不用睡了。

【轟爆】各種腦洞 繼

※繼續文筆爛……

~~~~~~~~~~~~~~~~~~~~~~~~~

1. 考前朝拜

「轟sama!請保佑我考試通過!」

「……」

「爆豪sama!請保佑我考試通過!」

「你丫的給老子滾!」BOOM!

切島發動個性,發動成功,save!

比卡超再見。


2. 筆記

「轟借一下你筆記來可以嗎?」轟把筆記給了上鳴。

上鳴獲得 轟 神聖筆記 一本。

出現強盜 爆豪!

「老子給你,別拿轟的。」伸手搶過轟的筆記,把自己的那本扔給上鳴。

「反正你會在上面塗鴉吧…」爆豪看着上鳴。

上鳴切了一聲。

「再切老子宰了你!」

站在不遠處的女生們腦補出男友力Max的爆豪。

不過這男友力是轟專屬的。




3. 轟和爆豪的孩子

「媽……爸又打我了。」

轟把頭轉向爆豪,身上散發着黑氣。

獲得 爆豪勝己 冰雕。





4. 黑暗料理

「爆豪……」轟看着眼前的黑色物體,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只是煮個拉麵不需要用個性。」






5. 晚餐

「今晚吃什麼。」

「隨你便。」爆豪說着說着走向浴室。

「哪今晚就吃你吧。」

爆豪的面已經紅透。BOOM!






6. Pocky play

二人咬上pocky的一瞬間,周圍的人都開始关注問題點?“到底會不會kiss呢?”

快咬完的時候,轟伸手把爆豪的頭拉過來。

兩人的嘴唇碰上。

「你……你……你這陰陽面在幹啥!」面慢慢地變紅,最後。

BOOM!

【轟爆】自己的腦洞?超短篇注意

※如題,小學生文筆慎入

※不介意就開始吧~

( ̄▽ ̄)ノ( ̄▽ ̄)ノ( ̄▽ ̄)ノ( ̄▽ ̄)ノ( ̄▽ ̄)ノ( ̄▽ ̄)ノ

1.綠谷幼化誠實+10000000

「小勝說最喜歡轟了噢!」轟面前的小綠谷眼睛大大的看着自己。

「嗯?綠谷在說什麼呢?小孩子不可能說謊喲。」

「小勝他自己……」

BOOM!綠谷後面傳來爆炸聲,轟轉頭看過去看見桌子已經被炸個粉碎。

「DEKU!你再給我說一遍我就把你炸個粉碎!」

女生陰森地笑了一聲。

2.功課本

轟拿起爆豪的功課本。

認真的在上面寫上“轟 勝已”這幾個字。


3.自創角 女性

「爆豪……其實我在國外有一個未婚妻。」

「哪你現在立刻馬上給老子去死。」

轟拿出介刀準備自殺。

「喂喂喂!別當真呀!」


4.如果轟變成開朗+父控

「最喜歡父親了!唉唉!爆豪別這樣!」

BOOM!

5.我寫不出了。

【轟爆】電影院

※文筆爛慎入

※各種私設 接受的了請看吧。

~~~~~~~~~~~~~~~~~~~~~~~~

「幹幹幹幹幹幹幹!」爆豪發出怒吼。


事件的起點要回到一小時前。

一小時前轟打給爆豪問他要不要去看電影吃個飯什麼什麼的說了一大堆話,爆豪爽快答應了,原因是不想聽轟在電話裏頭廢話。

約了在某公園碰頭後第一時間換好衣服收拾好東西兩人就出門了。

轟說什麼想去看電影先爆豪也乖乖的跟在轟後面,誰知道轟不選什麼愛情呀科幻呀…篇篇選了恐怖電影。


時間回到現在,爆豪都不知道被電影裏出現的女鬼嚇到了多少次,被嚇到就在那邊怒吼幸好看這部電影的人不是很多。不然那場面多尷尬。

爆豪自己坐在座位上小聲嚷嚷著說什麼幹你媽為馬要這麽多嚇人的場景呀…尼瑪的。成千上萬隻草泥馬在爆豪腦中跑過。

「?」轟轉頭看着坐在自己旁邊的人,明明自己這麽怕為什麼要看呀…跟我說不就好了。

「陰陽面你這啥表情呀!老…老子才沒怕!」爆豪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轟,眼淚都快流出來還不認嗎?

「嗯。哪請加油。」關心完旁邊的大小孩後繼續看電影。

“你這小子……”


爆豪也好不容易撐過去了。

「你這死陰陽面下次再帶我來看恐怖片你就等着我把你打飛到太平洋去!」

BOOM!

~~~~~~~~~~~~~~~~~~~

最後爆豪差點把電影院炸了。

【轟爆】轟幼體 無題 2016.06.18

※本廢又來了。

※感覺上次的文沒被人打已經算好了。

※所以今次打算寫好點??

※這次寫的是轟幼體喲☆

~~~~~~~~~~~~~~~~~~~~~~

唔……其實不知道是不是轟總sama還是爆豪運氣不好。上次和爆豪買綠谷的生日禮物的時候,歸途中遇到了好幾個敵人,不過全被他們倆解決了。敵人的血有些還沾在轟的面上,轟打算回到家再把血清理一下,但回到家後發現血漬不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些血漬,轟變小隻了,正確來說應該是變成小孩子了。

事情發生在7月1日的早上。

7月1日    10:26 a.m  1A課室內

轟突然覺得頭痛,但因為不想妨到其他同學上課,加上腦部感覺到的痛楚並不是很大,所以轟沒有告訴老師。

隨着時間的流逝,這份痛楚也跟着增加。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下課聲響起。跟老師敬禮後,轟想走去護理室,可是痛楚不讓他這麼做。

「轟你沒事吧?」綠谷在一旁問道。

轟依然坐在位子上,用手扶着頭,面部表情仍然毫無改色。

可能在其他同學眼中自己跟平常沒兩樣,沒怎樣說話,也不願意跟別人交流什麼什麼的。

但綠谷可以看得出現在的轟不是平常他所認識的轟,而是一個病人?

「不…我沒事。沒什麼大不了。」轟依然毫不改色地說道。

「可是……」

「真的沒關係。」

站在不遠處的爆豪看着兩人對話,雖然面部沒有表示出什麼很大的表情,但手心的火焰已經在“bili bala”的響了。正告訴眾人自己無論身或心都非常不爽。

「但……」

「真的沒事。」轟站了起來,突然感到巨大的痛楚。在自己快要站不穩的一瞬間,爆豪快速的走過來扶了一下轟。

這一刻,爆豪和綠谷兩人親眼目睹了轟變小的整個過程。

轟他變回小孩子的模樣了。

爆豪一整個人傻眼了,呆在原地動也不動。

「爆豪,干啥整個人都呆了。」切島一邊問爆豪一邊走過去。其他人也因為切島的聲音跟着走了過去。接下來看到的東西也讓全班傻眼了。

一個留着紅白頭髮的小孩子坐在地上,地上還有因為不合身所以鬆到不行的雄英校服,小孩的右邊還有被熱開水燒過的傷疤。

「這……這是轟君?」麗日問。也難怪麗日會這麼問啦…因為全班只有轟君是紅白色頭髮右邊還有被熱開水燒過的傷疤而已。

「嗯…對,這是轟。」綠谷吞吞吐吐地說道。

全場靜默無人應聲。

「哪…個…先把轟送去護理室再說…吧…?」綠谷的聲音打破了全場的靜默。眾人也紛紛點頭表示讚同。「哪…轟我們去一躺護理室好嗎?」轟沒有理會綠谷,只是一味看着爆豪,眼神死寂。「我帶他去好了。」邊說邊拉着轟的小手,走出課室外,往護理室的方向走去。

「吶吶小久。」

「呀…呀!是,有什麼事麗日同學。」

「爆豪小時候,有這麼主動過嗎?」綠谷搖頭。

“哪可真是世界第一奇觀呀~”眾人讚嘆着。

10:50  a.m.  護理室

「轟。進去了。」爆豪低頭看着轟,轟則是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爆豪拉開護理室的門,跟治療女神說了說情況後。治療女神跟他說把轟放在這就可以了,我會幫他檢查的,然後barabara的說了一大堆話。爆豪聽完後,自然的走出護理室,沒想到門口一堆1A班的人在追問他轟到底怎麼barabara的又一堆話。

「再問就宰了你們!」爆豪毫不掩飾自己的怒火,一面煩躁的樣子,推開所有人走回教室。

12:30  a.m. 

上完課後,爆豪獨自走去飯堂隨隨便便的吃了個飯,再去買了個冷蕎麥麵。

“果然自己就是放心不下嗎?”

不知不覺爆豪已經走到護理室,拉開門,治療女神不在嗎?隨後跟躺在床上的轟說了聲午安,再把冷蕎麥麵放在桌子上。「給你。」轟看了一眼爆豪買來的冷蕎麥麵,再看向爆豪,什麼都沒說,只是給了個可愛的笑容爆豪。

爆豪面開始紅了起來,可能是因為轟平常都不怎麽笑吧…

記憶有消失掉嗎?可能有吧…他好像不願意和大家說話還表現的很陌生,或許我應該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把那個話說出來?

爆豪沉思了一會,應該不怕吧…沒事的應該……

「喂…轟我有話跟你說。」爆豪鼓起勇氣,看着轟說面上已經紅了起來。轟嗯了一聲默默地開始吃起冷蕎麥麵。

「我……我……喜歡你所以……」爆豪的面比之前更紅了,一時看向天花版一時看向地版。轟卻沒有理會爆豪繼續吃。

轟總你果然是個吃貨。

「所以……可以跟我……交往……嗎?」爆豪總算把這句話說了出來,但面已經紅透了。面前的轟依舊沒有停下動作,繼續吃。

算了……現在的他也給不了什麼答案我吧?他可能失憶了。

爆豪轉身往門的方向走,正當他想拉開門的時候。背後傳來了聲音。

「可以呀…不過要等我回復到之前的樣子先。」

爆豪轉頭看了一眼轟,再繼續之前的動作,走出了護理室。走前留下了3個字。

「我等你。」

「所以響香你當時聽到什麼了呀~」全班女生看着響香,雙眼發亮。

「就……爆豪向轟告白呀…」全員女生不但用色色的眼神看着爆豪,還自帶了“YOOOOOOOOOO--”的音效。

~~~~~~~~~~~~~~~~~~~~~~~~~~~~~~~~

終於打完了哭qwq
小學生文筆不要打我嘩qwq